萌站-ACGN |╰(^∇^*)专注动漫领域优质内容

【短篇小说推荐】变先生短篇小说:变打虎(介于正经与不正经之间项)

专栏, 好物推荐 TOTblack - 5

各位看官,本文简介较长,如果觉得繁琐可跳过直接观看原文(页面下方点下一页)

本文是变先生公众号所写之原文《变打虎》,鄙人也只是转载而来

要说这变先生的文章,那是篇篇不离屎尿屁以及腥臊之物,接地气至极,但怹所做文章竟大多生动有趣,引人入胜,或发人深省,时时暗讽时事。个人觉得有趣至极,变先生的文章不仅有意思,而且常常骚断腰,开车开断腿,故此发到这里分享一下。

当然,对变先生的文章的评判属实主观印象,同时有着想稍稍为其推广的私心,发到大萌站上也只是为了分享,所以前提提示不喜可以勿看,多谢。

最后,本次转载已经按照变先生本人的意思,发文可以随意转载,他说他本人只想写点小文章,引人一笑。而鄙人也非不识趣,作品来源已标注转载,如果各位看完喜欢的话,可以去知乎以及公众号上支持支持,变先生常在文章中夹杂一两块的小私货,大抵是一些私房小菜的菜谱,权作打赏,并不妨碍原文观看。

景岗山上有一只吊睛白额的老虎,已成虎患。

每年从山上过的人,不知被它吃了多少,山里没吃的时,那虎便下来乡间作乱,附近几个乡村都大受其害。

县太爷上任之初,着实组织了几次乡勇去剿虎,不料那老虎吃人吃得多了,两只眼睛作血红之色,便是白日看来都令人胆寒,乡勇只打了个照面便吓得一哄而散。 如此一连几年,便再也没人上山去。人人心中只盼,这老虎早日被山老爷收去,还来一方评安。不料这年上,那老虎发了性,在春上便闯下山来四五次,无论白夜,不知祸害了多少牲畜去。眼看快到了秋收之时,田间却是无人敢去打理,村里的长老又急又怕,不知如何是好。

这时有个本村的生意人回到村里,听说了这件事, 便说道三百里外,有一变家,祖传的打虎绝艺,这几百年来,死在变家手里的老虎不知道有多少。村里的长老大喜,当即修书一封,又备了礼物,命那个生意人前去变家请变家人来打虎。

一天过似一天,眼见田里的稻子渐黄,众人等得心焦之时,变家终于来了人。村里人一直想着,那能打虎的英雄好汉是何样人?必是如铁塔一样高壮的八尺大汉,声如洪钟,一跺脚地上都发抖。结果来人后一看,顿时大失所望。

原来来的是一个矮胖中年和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。

那十来岁的小姑娘生得倒是很美,只是娇小玲珑,莫说是打虎,便是逗猫儿,都让人担心让猫儿不小心抓伤了。那矮胖中年长得还没小姑娘高,一整张脸用一张薄薄的黑纱罩住,与人也不爱说话,大多嗯嗯两声,许多话倒是让那小姑娘说了。原来这矮胖中年人便是当今变家的家主, 旁人都叫他变先生, 这长得甚美的小姑娘叫今麦,却是变先生早年娶的一个童养媳。众人感叹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,再看这牛粪变先生,一举一动都透着几分窝囊劲,顿时对这人能否真的去打老虎,有了几分不相信。

但毕竟人都来了,礼也交出去了,村里长老无奈之下,还是备了酒宴招待二人。其时月将圆未圆,悬于天上,天边稀落落几点星光。山间凉风吹将下来,扑鼻草木青气,又见那稻田方块阵列,河如玉带缠绕,那长老从门口望出去,道:“若不是这老虎作害,此处本是个好地方啊!”一时心头感触,不禁掉下泪来。

那小姑娘今麦甚是善良,当下忙道:“我夫君肯出马 ,这老虎必定伏诛,各位叔伯大可放心!”

那长老本就是满心疑虑,这时借了酒遮脸,顺着今麦的话头道:”但愿是如此才好,只是我亲眼见到过那虎,身长一丈,腰粗如水桶,前爪子足有牛蹄子般壮,小老儿说句不怕丑的话,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,那老虎将头回过来,眼睛凶光吞吐,险些将小老儿尿都吓出来。这还只是地上行路,想那若是一下立起扑来,岂不如山崩塔倒,哪个人敢当得?”

他说完这句话,眼睛却不时瞟向坐在一边只顾吃喝的变先生。

变先生脸上依旧罩着一层黑纱,只是这时撩起下边,方便吃饭喝酒。那长老说话,他如没听到般,筷子不停,碗里菜夹得满满当当。

长老见状,心下更是焦虑,当下长叹一声。

恰在这时,一阵风从门里吹来,将变先生半边黑纱扬起,但见变先生半边脸上,三条伤疤血红,堪堪从眼下扫过,长老一惊,顿时就将筷子掉落。

那今麦年少,不通人情,当下道:“各位放心 ,我嫁入变家十年,见我夫君拖回家的死老虎,没有二十也有十八了,我有几套衣服都是…..咳,咳,任那再大再凶的虎,我夫君却是不惧的!

长老适才被变先生脸上的伤疤所惊,这时忙借机道:”这个我们自 然是信的,要不也不会这么请变家人出马!”

那变先生这时突然站起来,伸手在腿边解下一物来,低声道: “是时候了!”他声音甚是怪,显然是压低了声调。

长老愕然: “什么时候?”

今麦拍手道: “想必是要唱杀威曲了! ”

长老回头看去,灯下看得分明,那变先生解下的是一柄短刀,衣衫一振,人便走出门去。

此时,屋外围着些闲汉,都是远远来看这所谓打虎好汉的。

那变先生人虽矮胖,但这么走将几步,脚下便似松树深根盘,腰上仿佛强弓展弦绷,气势瞬时便不同了。

众人议论声中,他走到稻场中站定,抬头肩天。眼见将圆未圆之月当空,光如清辉洒下,门口几里外大山苍茫,黑影幢幢,如月下伏着的巨兽,他深吸一口气,架了个小马步,缓缓将手中刀向前推了出去:

“妖藏老树兮雷击没,

怪隐渊下兮风卷杀,

匪患人间兮利刀铡,

奸臣乱世兮寒锋剐,

老爷兮山老爷,

生子不教化兮,

我来杀!”

那变先生声音低沉,唱了这么首杀威曲,这是古时传下来的曲子, 讲得世间诸般杀伐,却都是行得天地间正义之事。是以变先生虽然唱得低声,但其间的意味却仍然深沉冷峻。曲唱罢,围观众人莫不心头生出寒意,对这天地之间的肃杀之气畏惧不已,人人都忍不住抬头望向天空,仿佛头上真有个老天爷,正怒目瞪视人间种种。

这下看天,才惊觉不知何时,已然当头罩了一片黑云,将月亮都遮了去。

今麦小声对长老道: “传闻那老虎是山老爷的儿子, 夫君唱这首曲,那是向山老爷说明,你儿子四处作恶,那就轮到我来收拾了! 这就是杀威…..

话还没说完,只听变先生突然暴喝一声,噌的一声,仿佛突然一声龙吟,一道寒光跃动如龙鲤,在变先生手间流动。原来是变先生突然抽出了那柄短刀。

众人眼睛一花,仿佛变先生刚抽出刀,刀锋上射了一点寒芒直射天际,众人抬头一望,那当头黑云已经破了一个大洞,月光如水,慢慢洒将下来,那云破口渐大,月亮却一丝丝染成血红之色,颇似大凶之兆的血月!

众人正心惊胆寒之际,山那边突然一声虎吼,似充满了焦灼之意,遥遥传来,众人听得心烦意乱又惊惧齐生,想是那虎感受到天地间某种变化,无奈发出吼声来。

变先生将刀回鞘,道: “三日后,上山!”

那变先生和今麦去住下了, 看热闹的闲汉却久久不愿去睡,都道变先生那刀.上不知断了多少猛兽魂魄,才养出这等精锐刀锋来。那长老放心不少,心想这般价钱请来的人,果然不是俗人!

等变先生.上山那天,来看热闹的人更多了,将房子前稻场围得水泄不通。

那变先生是见得大场面的人,看到这多人围着, 也丝毫不在意,在稻场将两人带来的包袱解开,将里面的物事慢慢拿了出来。众人从没见过打虎的这多板样,都议论起来。

有人道: “你看变先生同他小老婆穿 上的这身藤甲,啧啧,油光浸浸,怕不是百年以上的老山藤,才有这般油晕。”

有人道:“百年老藤太过坚实,怕不能弯折做成护甲,依我看, 这是用桐油浸过,才有韧有坚,挡得住猛虎一击!”

有人道:”非也 ,这绝非桐油,我鼻子可灵得很,这明明是松柏之类的树油,我猜想,这打虎好汉,必是有意用树油浸泡藤甲,遮了身上的气味,那老虎行过,还以为是一根树儿,这时打虎好汉突然暴起…

有人道:”嘿, 这手腕上披甲刺根根寒光闪闪,想那老虎扑来,打虎好汉双手一架,那老虎必然吃痛不…..

有人道:“我看这披甲刺,不是架虎用的,而是那虎扑来,打虎好汉一个滑铲,到了老虎肚………… …

众人议论声声,把心中种种推想一说出,仿佛自已就要成打虎好汉,上山去打老虎了。

变先生和今麦收拾妥当,把包袱仍旧背在身上,变先生又将前几晚大出风头的那柄短刀缠在腿间,站起身来,问那长老:“那猪仔牵来没 ?”

长老忙道:“牵来了,牵来了!”

说着让人提过来一只竹篮,里面捆着一只粉嫩的小猪仔 ,看样子才刚满月。

那变先生点点头,道:”若是我们提着虎皮回来了,再结报酬,若是我们没回来,却也不用上山去帮我们收拾了!”

那长老忙道: “这怎好….. “心里却道: “谁个不怕死还敢上山?”

那变先生和今麦对视一眼,点点头, 一起向山那边行去。

其时夕阳斜照,漫天云霞如火焰赤红,天地间一片血红之色,两个人影渐渐消失在山的影子中。天黑定之时,变先生和今麦正走到山腰。

变先生气喘吁吁,道:”唉,走不动了,快,都把这破藤甲脱了吧!”

两人一起把藤甲脱下,放在包袱中, 变先生又把手腕上的银分刺解下,腿上的短刀解下,一股脑放进包袱中。

今麦好奇道:“夫君,你原来总是不让我跟着出来,说打虎种种装扮,那都是给人来看的,正打虎起来,其实一点也不威风,怎么这次愿意让我跟出来了?”

变先生道:”眼下你我虽没圆房 ,但将来终究是夫妻的, 一家人却也不讲丑了, 我跟你说,打虎这事,必须要旁人看着威风,猜摸不透,才好收个好报酬,也不至于让人摸了底去。旁人一看你行头,想着打虎必不易,定然出了大价请你,可一但透了底,嘿嘿,这价钱却不好谈了! ”

今麦又问:”可是我看你这些行头,有攻有防,无一不是打虎利器,你怎么一个也不要?”

变先生道: “老虎之力巨 ,不可以常理度之,常人没当面近过老虎,夫君我却见得多了,那虎利爪勾勾,一巴掌下去老树都树皮翻飞,你这藤甲想防老虎,当真是作梦罢!那老虎当面扑来,劲风吹得人眼睛也睁不开,嘴里腥臭之味,憋得人吸气也是难,你哪有功夫使出各种利器?便是使出了, 挡不住老虎,自己除了死还能怎样?”

今麦道:“那你对着老虎 ,是要如何?”

变先生道:“打虎打虎, 先要自己不死才可,是以必须轻装上阵,能逃则逃,能避则避,虎性几分似猫,灵巧中也多疑,传闻它在山间得山老爷照拂,颇有灵性,你身有利刃, 那老虎感觉到你身上杀意,便会生出警惕,地上陷井做的再巧,老虎也能察觉不对,更不消说那些毒杀之药,老虎更是一闻便知!所以打虎之次,先要乱其灵性,方有可胜之机。”

今麦道:“你说你种种装扮,都是做来给人看的?起先你舞刀唱杀威曲,怎么也生出天地异变来?”

变先生难得一笑,道:“只要刀抽出来漂亮,无论是起点风,还是落片叶子,人家都以为是刀带来的异常,天上有云,月亮发红,都是常事!只是人要这么想,总是会觉得怪异的!”

变先生说了这番话,抬头看了看天,道:”时候不早了 , 把猪仔拿来吧!”

今麦把哼哼着的小猪递来,道: “这小猪生得倒是可爱 !”

变先生道: ……你好生扶住它 ,我来给它涂药!”

眼看变先生将一瓶药倒在猪仔身 上,小心抹匀了,今麦闻到味道,问: “这是让猪仔引老虎的药么?”

变先生摇摇头,道:“我前面不是说过么,老虎之性,与猫有九分相似,我家祖宗早些年,便是从猫身上习得对付老虎的方法,这药是猫最沉迷的荆芥,配上一些催….咳 ,配出来的。时候不早了,咱们上山吧 !”

变先生让今麦将包袱放在嘴边隐秘处,两人轻装一起向山上走去。

变先生想着将来再打虎,必也是与今麦在一起,便一路上和今麦讲起一些方法来: “山这么大,你去哪里寻老虎来?这时便要看那虎道在何处,你看这山上,密处野草灌木,剌生枝缠,老虎爱惜毛皮,断然不会从这些地方出入,须要看草长树稀处,便有可能是虎道了….

两人边说话边走,又走了一身汗时,变先生眉头一皱,四下看了看,道: “这处怕就是虎道了,今麦,你先上树上去!

今麦知道打虎凶险,当下不再多说,找了棵高大粗壮的树爬了上去。

变先生知道虎性多疑,绳拴的猪仔只怕不行,当下将猪仔四腿折断,丢在地上,自己寻了另一棵树上爬了上去,再将背上携着的一张虎皮披上,慢慢从树上垂了根绳子下来,离地只有一人多高。

今麦听到树下猪仔声声惨叫,心有不忍,但怕惊了虎,终究没敢开口,毕竟变先生交待过,便是老虎在下边将他吃了, 今麦也不能动不能叫出声来。

两人上了树上,月片月光从叶间照下,此时天上月正區,正是凶兽野性最强的时候。林间一片寂静,只有那猪仔声声哀鸣,不断传了出去。

今麦在树上蹲着眼皮打架,正打了个呵欠,突然惊觉林中一阵腥风,刮得长草索索作响,她一惊之下,瞪眼一看,不知何时,一头巨虎从草间探出头来,眼中绿光红光湛湛,悄无声息到了树下。她见过虎皮多了,如此一只活虎却是头一次见到,简直如一只小牛一般大小,再看那双凶眼,凶光吞吐在林间点点月光中,当真是寒意陡生。

那巨虎不声不响,慢慢走到那猪仔身侧,转着转了好几圈,眼中凶光惭盛,突然,它张开大嘴,似嗅了几下,尾巴一剪,身子立起,一扑而下,只听猪仔闷哼一声,顿时没了动静。

同时,树下吭吭呼呼声响起,今麦吓得想捂住耳朵,但身体僵硬,却是一动也不能动。那老虎吞吃了猪仔,突然低声喘起来,却不似一般虎鸣,声音更高吭一些。

变先生知道时机已到,从怀中掏出几枚小小的腊丸捏破了,将里面骚臭的水,淋在虎皮上,再将腰上一对细柄镏金锤小心放入怀中。小心从绳上滑落下去,悄无声息落在地上,正是那老虎上风处。

那老虎愈加焦躁,叫声更急而尖锐,浑不似平时威风模样,这时,它突然嗅到味道,脑壳发昏之际,转头看去,隐约便是一只母老虎屁股高翘,在一棵树下一动不动。这老虎大喜, 一个蹦跳便窜了过去。

变先生闻得后边腥风扑来,当下把双手虚握,叠成筒状,放在自已高翘的屁股后边。腥风中,一股巨力撞在变先生腰上,正是那虎爪搭了上来。

变先生身形矮胖,又伏得这么低,才这么一声不哼地接了这千斤之力。那老虎一搭上爪,屁股便耸动上来,变先生叠成筒状的双手里,立刻多了一根火热多刺之物。

老虎哼哼发声,变先生牙关紧咬。他忍着手中如锉子来回锉动, 一声不吭。不多时,老虎发了性,立刻便张嘴吐舌,如猫一般,连连哈气。

变先生知道时机已到,当下双手紧握,借力突然一昴头,头顶骨顿时撞在老虎下巴上,只听咔嘣一声响,老虎张开的嘴被撞合拢了,还将舌头咬了,老虎顿时痛得眼冒金星,一下立起身来。

变先生借机滚出,双手自怀中将一对细柄镏金锤掏了出来,回来见到老虎适才落下脚来,立刻抢前一步,双锤齐出,击在老虎两耳下的骨头处。老虎闷哼一声,耳朵进出血来,昏昏沉沉间,那变先生双锤流水价地锤下来,将那老虎头几乎都打裂了。

等那老虎七窍流血,身子瘫软在地,变先生也使脱了力, 一屁股坐在地上,半天也起不来。

今麦在树上看了分明,连忙爬了下来,抱住变先生道: “想不到夫君打虎, 竟是这般辛苦!”

变先生喘着粗气,道:”若是母老虎便简单些了 …

今麦问:“那是为什么 ?”

变先生道:”母老虎中后 ,便会趴在地上,翘起屁股,这时你绕到身后,几锤便可打死它!只是千万不能用利器。刺痛容易激发凶性,反易受害。”

今麦道:“那也不简单 ,光是看见虎,便能让人吓掉魂,何况夫…..”.

变先生道:“我这杀虎的方法 , 一点也不威风,你会不会瞧不起我?”

今麦抱住变先生道: “夫君 面对强敌而不惧,遇强而知智取,这是极不简单的,我能嫁给夫君你,很是开心,怎么会瞧不起你?”

变先生笑道:“那咱们收拾收拾 ,去半山把那行头穿上,找人来抬这老虎吧。”

今麦道:“夫君,是不是应该给它插几刀,让人以为是刀杀的! ?”

变先生道:“差点忘了这出,唉,你悟性真不错。

今麦受了夸,十分高兴,她问变先生:“如你所说 ,你打虎时基本都不面向老虎,要说受伤也是背上颈上,可是你脸上的抓伤是怎么来的啊?”

变先生叹了一口气,张开掉了八颗牙齿的嘴道: “有一 只公老虎耍流氓,不知道从哪里学的,就硬要从前面….

版权所有 © 萌站-ACGN |╰(^∇^*)专注动漫领域优质内容 Copyright ©2014- 2022 Mengzhan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 保留所有权利